多情大肉怪

关于爹妈和想家的我


副标题:深夜为何少女边写边哭成狗 & 一家三口都聒噪且温柔可怎么办(?) ​​​

忽然在大半夜悲春悯秋……

起因是今天我老爸送我去高铁站,他去卫生间,然后我就搁检票口那儿等着他。按理论他回来的时间是正好的,正好能说个再见然后目送我进站的那种正好。结果不知道怎么的,今天检票的时间就提前了十分钟。

其实发个短信说一声,然后直接上车是可以的。

但是我发了短信我爹没回我,打一个电话也没人接,我就忽然陷入了慌张。让后面的几个小姐姐先走了,但他还是没回来。

然后我就看着两遍的人撞过我往前走哇,直直的走哇,显得我这叫一个凄凉哇。

然后我爹就回来了,特熊的拍了我一掌,还说嘿,你怎么这么慢啊居然排在最后边哈哈哈。

我:……???

然后我就哭了。

当然了没让他看见。走进检票口跟他挥手告别完转脸就哭了。

说不出来具体是委屈了还是想家了。

这是我人生中第二次因为离开父母这件事掉泪花儿。第一次是我大学入学那天。

我爸妈给我送到学校,帮我收拾东西,吃了食堂的饭,逛了学校,甚至还逛了学校门口的小公园。然后我站在四教楼下说你俩快走,我要去报道了,然后他俩拍了拍我,笑得贼灿烂地跟我挥手。我往前走了几步,回头看他们还看着我,我喊了声“快走”就上楼了,一边上楼一边儿就哭了,心里大部分想的是,这俩老人家没有我能不能好好生活啊,小部分想的是你俩走了我一个人在上海可怎么办啊……我多孤单多寂寞多委屈啊……还有更小一部分,想的是完了,我这傻子,应该说“再见”的。

结果两位老人家果然不负众望,没了我生活更加阳光灿烂,俩人动不动就去山上看个风景或者看个电影啥的。于是在我来上海一年之后,这两位全都富态了二十斤。

我:……???

【本来想写个悲伤故事,怎么写着写着感觉自己更委屈了。】

【对了,我老妈刚刚打电话说她去办健身卡了,找了个私教,说能一个月减十斤,让我五一回去检验成果。】

至于想家这件事。

我人生中第一次意识到“哇,李夕萌你这家伙原来是会想家的啊”是在我小学某年级某天(很小的时候,应该是一二年级),那时候我爸妈忙,正好姑姑多且热情,所以我经常一个月之内就把大姑到五姑家住了个遍。

那天我住在三姑家,我妈去外地玩了。然后她走之前说,每天和我打电话。然后果然也打了,虽然都是我打给她的。

但是有一天,我到现在也不知道是她手机没电了,还是那天她睡的比较早。反正就是没接我电话。然后我就在三姑家哭啊,不是那种哇哇的哭,是那种梨花带雨(?)委委屈屈的哭。

当时真的特别害怕,想了一百种外地旅行者可能会遭遇的事情。到了大晚上睡不着觉。三姑就在我边儿上给我奖我奶奶的故事,大半夜我才睡着。然后不接电话这事儿就在幼小的我心里烙下了深深的阴影。

虽然我经常接不着电话,别人也经常会漏接或者直接挂了这种。但是我爸妈真的是很少这样。所以为数不多的几次我能记得特别清楚。




还有一件关于打电话记忆深刻,影响我直到现在的事儿,是我初三那年。当时中考冲刺,本来孩子们压力就大,结果偏偏我有一场考试没考好,还不是期中期末考这种,比这还重要,是一场签约考试,就是那种你考好了,学校就签约,你中考的时候就会有很多福利的那种。这考试是一系列的,我过五关斩六将来到最后一场,结果直接就砸了。特别砸。我记得那是我初中考过的所有分数里,最底的一次,满分一百二的数学,我才考了八十几分(我不是炫耀啊,我学生时代数学还挺好,中考分忘了,但是高考150满分能137这种,脑子不好使了过不了高数是最近这两年的事儿)。

然后我的心态就完全崩了。我当时觉得我中考无望了,我的人生完蛋了,我接下来一辈子都会活在这场考试的阴影里。

然后我就在宿舍捂着被子哭,哭的场面极为凄惨,全宿舍都心慌不知道该不该来安慰我的那种。然后我觉得我应该把这垃圾成绩告诉他们,然后我就打电话,一边拨号还一边哭,心里活动大概是,女儿我对不起你们啊,我没有前途啊,吃了这么多年大米没法报答二老养育之恩啊,你们趁着年轻赶紧再要个比我懂事听话还聪明的小孩儿吧……

结果打电话的时候这些脑内一句也说出来,因为当时已经快气绝了,哭的说话都费劲,现在想想最后的语音应该是“哇——妈——我没考好……哇——”

然后我妈异常担心我的身心健康,然后直接请假,拖着我爹就在我们学校门口等我。

我们学校当时在山上,是个私立,那种封闭式的,门口是个大铁门。然后我爸妈就站在外边儿,我一边哭一边哆嗦着一边儿把手伸出去握着他俩。嚯那场面,就跟探监的一样。

然后他俩,还有我的班主任和一众老师围着我,生怕我出事儿,然后挨个儿给我洗脑,“李夕萌你相信我,这一次没考好算什么啊,没事儿啊,咱中考好好考。”

虽然我最后中考也没考好,和那个当初想签我但是被我考黄了的学校的录取线,差了一分。

事后想想果然那一场考试会影响一生的吧,换个高中,换一批同学,可能也会换一个梦想,不会成为工科林更新而是成为海淀刘诗诗(?)

能不能成为大明星是未知数,但是能确定的是,从那以后,我家为数不多的一条家规是:不能哭着打电话回家。

这在我快二十年的生命里成为一条比八荣八耻的优先级还要高的行为准则。

还有两条是:吃饭之前要洗手,和,不能把水/酸奶/牛奶/椰汁儿/酱豆腐汁儿等任何这种湿乎乎的鬼东西倒在床上。

这两条以后再说吧,朕乏了。


【各位父老乡亲&官人姥爷们,给海淀刘诗诗点个赞那】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