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情大肉怪

【昇官】信以为真 1


cp:昇官 李昇俊×金炳官

伪现实 mixnine背景

文案:
——以为是个温柔且高冷的哥哥,结果这样活泼是闹哪样哇。
——“喂,你们onf,不管售后的啊。”





1.

金炳官在认识李昇俊之前,对自己二十一年的人生定义,一直是钢铁直男。

————————————————————

金炳官参加mixnine之前,其实是听说过李昇俊这个人的,但仅仅也是打个照面的关系而已。

他知道对方是同年出道的组合的队长和舞蹈担当,两家的公司离得的也不远,吃饭什么的偶尔会碰上,正巧对方的出道造型,还是人群中一眼就能看到的蓝毛,即使每次离得八丈远,金炳官也能把他从onf的成员中准确辨别出来。

金炳官其实也不知道人家知不知道自己,刚出道时两家行程都忙,没空去好好的打个招呼,所以当他第一次真真切切的仔细看看李昇俊这个人,已经是他坐上练习生大巴之后的事儿了。

那天自己的审查过程一帆风顺,同组合的两个哥也都被夸上天,东勋哥直接上了出道组保姆车,世润哥不仅音色被赞美,更重要的是长相还被暴风点赞……真羡慕……谁说小眼睛是大势来着。

所以当百无聊赖的金炳官坐上大巴车的第三个小时,话唠如他,也找不着什么能跟前后左右开聊的话题了,大巴走走停停,伴着车上一时有一时无的喧闹和难以流通的空气,金炳官感觉一阵头晕。跟隔壁的世润哥打好招呼,让他万一看见有什么特厉害的人出来,就把自己喊醒,然后便把头抵在前座的靠背上,闭上眼睛想要休息一会。

当他被一阵呼声喊醒时,抬眼就看到屏幕里眼眶红着撑完评价舞台的那个人,伴着闷热的夜晚和自己的头晕脑胀,愣了好几秒,才凭借着蓝色的头发反应过来——这个哥哥,我之前见过的。

金世润和后排几个小男生,见他终于醒了,便轮番给他科普了刚刚播出的内容,“onf的李昇俊,我们吃饭的时候遇到过的。”“是vocal加主舞,我感觉他音质好好。”“他奶奶今天去世了……但是他还坚持完了诶……”“哇……这哥责任感是甲等啊……”

了然一切的金炳官再次抬头看着这个表情严肃又哀切的少年,杨社长的话随之响起,“果然年轮是不可忽视的吧,李昇俊君,恭喜你,坐上了出道组巴士。”

镜头一一扫过几位少年,最终落在了李昇俊身上,没有哭的歇斯底里,只是眼睛里含着泪水,安慰着哭鼻子的弟弟们,然后在队友的熊抱之后笑得露出了十六颗牙齿。

【笑得,还挺好看啊。】

……???

对于练习狂魔金炳官而言,这种无关实力,仅针对颜值的评价确实少见。金炳官自己也觉得奇怪,晃了晃脑袋,权当是自己晕车魔怔了。但是这个笑容算是扎根在自己脑海里了。

大巴打开了门,估计是onf要上来了,金炳官趴在窗户上眯着眼睛往外看,外面光线略暗所以他用手围住额头和眼眶,遮挡一部分光线,看的模模糊糊不大真切,但是他还是看见了,人群中向着马路方向走来的李昇俊,对方正好抬头望了过来,四目相对,对岸的少年一头蓝发,许是在幕后刚刚哭过,眼睛里闪着泪花。

金炳官没有移开视线,对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一直就这样盯着他。秋末微凉的夜晚,周围的声音和画面仿佛都被屏蔽,金炳官觉得自己面部发烫,头晕脑胀。

……心脏不自主的加快跳动。

直到整理设备的工作人员经过两人中间,金炳官才不自然的转移开了视线。用手捂着胸口试图合理化刚刚自己不正常的心跳频率,疯狂安慰自己。

【金炳官,你不要见色起意,看见人家眼里的小泪花儿就小题大做。】

随后疯狂给自己洗脑,你看看,自家哥哥李东勋不也是经常眼里带泪的嘛!

但是仔细想想,李昇俊和东勋哥的那种又不一样,东勋哥虽然也天天都是一副悲伤脸(?),每分每秒看起来都快哭了,但是眼前的少年好像更加……温柔……

???

金炳官被这个词语吓了一大跳,心脏瞬间又提高了一个频率,惊的他立马坐直了身体,傻愣愣的看着排队上车的onf五个队员。

毕竟他作为钢铁直男,之前对男性生物在性格层面做出的最高评价,只是“嘿嘿嘿你人真好”这种水平上的。

金世润不知道他今天抽的什么疯,一会儿迷糊,一会儿扒着窗户像个痴汉,一会儿又跟触了电一样一惊一乍的……本来已经习惯了这位自家弟弟跳跃的思维,但谁知金炳官突然拉上他的胳臂,“世润哥,世润哥,你觉得……刚刚那个李昇俊怎么样?”

金世润被他问的摸不着头脑,“实力很好啊,经历了这么悲伤的事情,还能把泰民前辈的歌曲,一边跳舞一边唱的那么稳。”

……

果然这才是正常的评价和反应吧……

金炳官抓了抓头发,今天自己的确有够不正常,嗯,一定是自己练习还不够,嗯,一定是最近太松懈了,嗯,一定要许个愿赶快进出道组……想到这儿又不禁想起现在在出道组保姆车里坐着的蓝发少年……

金炳官第一次有了自己没救了的冲动。于是乎再次发动洗脑大功,在内心默念一百遍,“金炳官哇,你想进出道组,和出道组里那个叫李昇俊一点儿关系也没有,嗯。”


————————————————————


金炳官没想到自己的愿望能实现的这么快,前一天还想着进出道组,托了one day mission的福,现在自己就真进来了。

而且,不知道幸运还是悲剧的是,李昇俊也在。

one day mission分为两个part,先是舞蹈,再是唱歌。金炳官练舞的时候不知怎么就和隔壁onf家的宰营哥被搞成了官方对手,偏偏是onf啊啊啊,还偏偏是off队里李昇俊的队员啊啊啊。

正式比赛之前有个采访,大概是因为都选了got7前辈的歌,外加跳的还不错的缘故,制作组有意地让他们互飙了几句垃圾话,血气方刚的两位钢铁直男当然进了圈套。

“我觉得我比炳官厉害多了,我要是在这里,那炳官应该还离我八丈远呢。”沈宰营如是说。

“我肯定比宰营哥厉害啊,说到跳舞就是金炳官我啊。”金炳官回复道。

想到自己刚刚在采访间里夸下海口要比宰营哥先晋级,彰显自己作为年轻一代小爱豆的魅力。结果正式比起来倒是宰营哥比自己先通过的第一轮。金炳官气绝。

气鼓鼓的饼干小朋友站在候选台上看着下一组的表演,九个人站在台上,李昇俊把头发染回了标准的黑色,流海服服帖帖的待在额头上,自己却还是一眼就瞄到了他。没有别的原因,却还是没能挪开视线。

第二轮开始之前,合格的六个人按顺序排排站,金炳官站在宰营和李昇俊中间,而李昇俊另外一边站的是自家哥哥金世润。金炳官一边想着哇塞真是个好机会,可以用看世润哥这个借口偷偷瞄他诶!然后一边悄咪咪的把眼神往右转。

吊诡的是,李昇俊突然转向了自己的方向,并冲着自己眨了两下眼睛???

【求助贴:偷瞄对象突然冲我wink,我可怎么办啊!】

三十六计装x为上,金炳官立即开启虚势模式,眼神飘忽的望着远方,“哇,这背景板颜色真好看”!

……

【求助贴:偷瞄对象转身了,和跟我很亲的一个哥哥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啊!一定是我表现太好了,在问我的个人信息啊!我可怎么办啊!】


————————————————————


最终男子组只有他和李昇俊两个人晋了级,两人在沈宰营《眼鼻嘴》唱破音的怨念的目光中,并排走向了保姆车。

终于正式跟人家打了招呼,但是迫于对方高冷的表情,金炳官也没敢跟人家打开话匣子,作为保姆车里惟二的男生,听着后排几个妹子不停讨论着接下来的练习生,自己偶尔也会搭上几句话,发表一下观点,然后在穿插几个段子活跃一下气氛,这时“温柔娇弱又难以接近”的李昇俊君,就会说上几个“嗯嗯”或者轻笑几声。

哇……什么嘛……果然不是个活泼开朗的哥……感觉会和我性格很不合啊……对吧……我是开朗的对吧……啊……

金炳官感觉自己要崩溃了,之前自信过度,以为人家在和世润哥问自己的消息,所以刚刚好不容易下定决心和人家打个招呼,上来就自爆了姓名生日血型和联系电话,要不是周围还有其他人,金炳官恨不得把自己从小到大所有经历跟人家讲一遍。结果,对方只是点了点头回了一句自己的名字就没有再说话了……

我这是被嫌弃了嘛?我这是被嫌弃了吧……

做为一名钢铁直男,好不容易遇到了想要关注的人,结果是个男的,更惨的是对方好像对自己没什么兴趣……

难道是刚刚打招呼的方式不对,啊西……要是只说名字就好了……对方看起来那么温柔感觉话应该很少的样子,结果自己打个招呼而已却说了那么多话……应该只说名字的啊!还能显得高冷一点儿!

#######

录影间歇,李昇俊侧过身想拿瓶水喝,歪过头看着侧后方陷入脑内循环,如同石像一样傻坐着的金炳官,心想这孩子看着挺机灵的,怎么一直发呆呢。

所以当金炳官抬头发现李昇俊用一种“这孩子长的挺可爱,可惜是个傻子”的眼神看着自己时,

“昇俊哥你好我叫金炳官!!!!!升官的官!!!!!”

……

最怕空气突然的安静。

这下,是全车的人都用看傻子的眼神看着他了……


————————————————————


其实这篇文至少一个月之前就写完了……但是后来开别的脑洞就把它忘了……忘了……

现在发出来的原因是今晚mixnine最终赛,怕这cp变be哇,祝两个崽都能有好成绩吧(ง •̀_•́)ง

评论(2)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