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情大肉怪

周彦辰×丁泽仁【直男爱情故事】
22岁大寿(?)的造型师周森
和他的唯一(?)的客户小丁 ​​

关于爹妈和想家的我


副标题:深夜为何少女边写边哭成狗 & 一家三口都聒噪且温柔可怎么办(?) ​​​

忽然在大半夜悲春悯秋……

起因是今天我老爸送我去高铁站,他去卫生间,然后我就搁检票口那儿等着他。按理论他回来的时间是正好的,正好能说个再见然后目送我进站的那种正好。结果不知道怎么的,今天检票的时间就提前了十分钟。

其实发个短信说一声,然后直接上车是可以的。

但是我发了短信我爹没回我,打一个电话也没人接,我就忽然陷入了慌张。让后面的几个小姐姐先走了,但他还是没回来。

然后我就看着两遍的人撞过我往前走哇,直直的走哇,显得我这叫一个凄凉哇。

然后我爹就回来了,特熊的拍了我一掌,还说嘿,你怎么这么慢啊居然排在最后边哈哈哈。

我:……???

然后我就哭了。

当然了没让他看见。走进检票口跟他挥手告别完转脸就哭了。

说不出来具体是委屈了还是想家了。

这是我人生中第二次因为离开父母这件事掉泪花儿。第一次是我大学入学那天。

我爸妈给我送到学校,帮我收拾东西,吃了食堂的饭,逛了学校,甚至还逛了学校门口的小公园。然后我站在四教楼下说你俩快走,我要去报道了,然后他俩拍了拍我,笑得贼灿烂地跟我挥手。我往前走了几步,回头看他们还看着我,我喊了声“快走”就上楼了,一边上楼一边儿就哭了,心里大部分想的是,这俩老人家没有我能不能好好生活啊,小部分想的是你俩走了我一个人在上海可怎么办啊……我多孤单多寂寞多委屈啊……还有更小一部分,想的是完了,我这傻子,应该说“再见”的。

结果两位老人家果然不负众望,没了我生活更加阳光灿烂,俩人动不动就去山上看个风景或者看个电影啥的。于是在我来上海一年之后,这两位全都富态了二十斤。

我:……???

【本来想写个悲伤故事,怎么写着写着感觉自己更委屈了。】

【对了,我老妈刚刚打电话说她去办健身卡了,找了个私教,说能一个月减十斤,让我五一回去检验成果。】

至于想家这件事。

我人生中第一次意识到“哇,李夕萌你这家伙原来是会想家的啊”是在我小学某年级某天(很小的时候,应该是一二年级),那时候我爸妈忙,正好姑姑多且热情,所以我经常一个月之内就把大姑到五姑家住了个遍。

那天我住在三姑家,我妈去外地玩了。然后她走之前说,每天和我打电话。然后果然也打了,虽然都是我打给她的。

但是有一天,我到现在也不知道是她手机没电了,还是那天她睡的比较早。反正就是没接我电话。然后我就在三姑家哭啊,不是那种哇哇的哭,是那种梨花带雨(?)委委屈屈的哭。

当时真的特别害怕,想了一百种外地旅行者可能会遭遇的事情。到了大晚上睡不着觉。三姑就在我边儿上给我奖我奶奶的故事,大半夜我才睡着。然后不接电话这事儿就在幼小的我心里烙下了深深的阴影。

虽然我经常接不着电话,别人也经常会漏接或者直接挂了这种。但是我爸妈真的是很少这样。所以为数不多的几次我能记得特别清楚。




还有一件关于打电话记忆深刻,影响我直到现在的事儿,是我初三那年。当时中考冲刺,本来孩子们压力就大,结果偏偏我有一场考试没考好,还不是期中期末考这种,比这还重要,是一场签约考试,就是那种你考好了,学校就签约,你中考的时候就会有很多福利的那种。这考试是一系列的,我过五关斩六将来到最后一场,结果直接就砸了。特别砸。我记得那是我初中考过的所有分数里,最底的一次,满分一百二的数学,我才考了八十几分(我不是炫耀啊,我学生时代数学还挺好,中考分忘了,但是高考150满分能137这种,脑子不好使了过不了高数是最近这两年的事儿)。

然后我的心态就完全崩了。我当时觉得我中考无望了,我的人生完蛋了,我接下来一辈子都会活在这场考试的阴影里。

然后我就在宿舍捂着被子哭,哭的场面极为凄惨,全宿舍都心慌不知道该不该来安慰我的那种。然后我觉得我应该把这垃圾成绩告诉他们,然后我就打电话,一边拨号还一边哭,心里活动大概是,女儿我对不起你们啊,我没有前途啊,吃了这么多年大米没法报答二老养育之恩啊,你们趁着年轻赶紧再要个比我懂事听话还聪明的小孩儿吧……

结果打电话的时候这些脑内一句也说出来,因为当时已经快气绝了,哭的说话都费劲,现在想想最后的语音应该是“哇——妈——我没考好……哇——”

然后我妈异常担心我的身心健康,然后直接请假,拖着我爹就在我们学校门口等我。

我们学校当时在山上,是个私立,那种封闭式的,门口是个大铁门。然后我爸妈就站在外边儿,我一边哭一边哆嗦着一边儿把手伸出去握着他俩。嚯那场面,就跟探监的一样。

然后他俩,还有我的班主任和一众老师围着我,生怕我出事儿,然后挨个儿给我洗脑,“李夕萌你相信我,这一次没考好算什么啊,没事儿啊,咱中考好好考。”

虽然我最后中考也没考好,和那个当初想签我但是被我考黄了的学校的录取线,差了一分。

事后想想果然那一场考试会影响一生的吧,换个高中,换一批同学,可能也会换一个梦想,不会成为工科林更新而是成为海淀刘诗诗(?)

能不能成为大明星是未知数,但是能确定的是,从那以后,我家为数不多的一条家规是:不能哭着打电话回家。

这在我快二十年的生命里成为一条比八荣八耻的优先级还要高的行为准则。

还有两条是:吃饭之前要洗手,和,不能把水/酸奶/牛奶/椰汁儿/酱豆腐汁儿等任何这种湿乎乎的鬼东西倒在床上。

这两条以后再说吧,朕乏了。


【各位父老乡亲&官人姥爷们,给海淀刘诗诗点个赞那】

【昇官】信以为真 1


cp:昇官 李昇俊×金炳官

伪现实 mixnine背景

文案:
——以为是个温柔且高冷的哥哥,结果这样活泼是闹哪样哇。
——“喂,你们onf,不管售后的啊。”





1.

金炳官在认识李昇俊之前,对自己二十一年的人生定义,一直是钢铁直男。

————————————————————

金炳官参加mixnine之前,其实是听说过李昇俊这个人的,但仅仅也是打个照面的关系而已。

他知道对方是同年出道的组合的队长和舞蹈担当,两家的公司离得的也不远,吃饭什么的偶尔会碰上,正巧对方的出道造型,还是人群中一眼就能看到的蓝毛,即使每次离得八丈远,金炳官也能把他从onf的成员中准确辨别出来。

金炳官其实也不知道人家知不知道自己,刚出道时两家行程都忙,没空去好好的打个招呼,所以当他第一次真真切切的仔细看看李昇俊这个人,已经是他坐上练习生大巴之后的事儿了。

那天自己的审查过程一帆风顺,同组合的两个哥也都被夸上天,东勋哥直接上了出道组保姆车,世润哥不仅音色被赞美,更重要的是长相还被暴风点赞……真羡慕……谁说小眼睛是大势来着。

所以当百无聊赖的金炳官坐上大巴车的第三个小时,话唠如他,也找不着什么能跟前后左右开聊的话题了,大巴走走停停,伴着车上一时有一时无的喧闹和难以流通的空气,金炳官感觉一阵头晕。跟隔壁的世润哥打好招呼,让他万一看见有什么特厉害的人出来,就把自己喊醒,然后便把头抵在前座的靠背上,闭上眼睛想要休息一会。

当他被一阵呼声喊醒时,抬眼就看到屏幕里眼眶红着撑完评价舞台的那个人,伴着闷热的夜晚和自己的头晕脑胀,愣了好几秒,才凭借着蓝色的头发反应过来——这个哥哥,我之前见过的。

金世润和后排几个小男生,见他终于醒了,便轮番给他科普了刚刚播出的内容,“onf的李昇俊,我们吃饭的时候遇到过的。”“是vocal加主舞,我感觉他音质好好。”“他奶奶今天去世了……但是他还坚持完了诶……”“哇……这哥责任感是甲等啊……”

了然一切的金炳官再次抬头看着这个表情严肃又哀切的少年,杨社长的话随之响起,“果然年轮是不可忽视的吧,李昇俊君,恭喜你,坐上了出道组巴士。”

镜头一一扫过几位少年,最终落在了李昇俊身上,没有哭的歇斯底里,只是眼睛里含着泪水,安慰着哭鼻子的弟弟们,然后在队友的熊抱之后笑得露出了十六颗牙齿。

【笑得,还挺好看啊。】

……???

对于练习狂魔金炳官而言,这种无关实力,仅针对颜值的评价确实少见。金炳官自己也觉得奇怪,晃了晃脑袋,权当是自己晕车魔怔了。但是这个笑容算是扎根在自己脑海里了。

大巴打开了门,估计是onf要上来了,金炳官趴在窗户上眯着眼睛往外看,外面光线略暗所以他用手围住额头和眼眶,遮挡一部分光线,看的模模糊糊不大真切,但是他还是看见了,人群中向着马路方向走来的李昇俊,对方正好抬头望了过来,四目相对,对岸的少年一头蓝发,许是在幕后刚刚哭过,眼睛里闪着泪花。

金炳官没有移开视线,对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一直就这样盯着他。秋末微凉的夜晚,周围的声音和画面仿佛都被屏蔽,金炳官觉得自己面部发烫,头晕脑胀。

……心脏不自主的加快跳动。

直到整理设备的工作人员经过两人中间,金炳官才不自然的转移开了视线。用手捂着胸口试图合理化刚刚自己不正常的心跳频率,疯狂安慰自己。

【金炳官,你不要见色起意,看见人家眼里的小泪花儿就小题大做。】

随后疯狂给自己洗脑,你看看,自家哥哥李东勋不也是经常眼里带泪的嘛!

但是仔细想想,李昇俊和东勋哥的那种又不一样,东勋哥虽然也天天都是一副悲伤脸(?),每分每秒看起来都快哭了,但是眼前的少年好像更加……温柔……

???

金炳官被这个词语吓了一大跳,心脏瞬间又提高了一个频率,惊的他立马坐直了身体,傻愣愣的看着排队上车的onf五个队员。

毕竟他作为钢铁直男,之前对男性生物在性格层面做出的最高评价,只是“嘿嘿嘿你人真好”这种水平上的。

金世润不知道他今天抽的什么疯,一会儿迷糊,一会儿扒着窗户像个痴汉,一会儿又跟触了电一样一惊一乍的……本来已经习惯了这位自家弟弟跳跃的思维,但谁知金炳官突然拉上他的胳臂,“世润哥,世润哥,你觉得……刚刚那个李昇俊怎么样?”

金世润被他问的摸不着头脑,“实力很好啊,经历了这么悲伤的事情,还能把泰民前辈的歌曲,一边跳舞一边唱的那么稳。”

……

果然这才是正常的评价和反应吧……

金炳官抓了抓头发,今天自己的确有够不正常,嗯,一定是自己练习还不够,嗯,一定是最近太松懈了,嗯,一定要许个愿赶快进出道组……想到这儿又不禁想起现在在出道组保姆车里坐着的蓝发少年……

金炳官第一次有了自己没救了的冲动。于是乎再次发动洗脑大功,在内心默念一百遍,“金炳官哇,你想进出道组,和出道组里那个叫李昇俊一点儿关系也没有,嗯。”


————————————————————


金炳官没想到自己的愿望能实现的这么快,前一天还想着进出道组,托了one day mission的福,现在自己就真进来了。

而且,不知道幸运还是悲剧的是,李昇俊也在。

one day mission分为两个part,先是舞蹈,再是唱歌。金炳官练舞的时候不知怎么就和隔壁onf家的宰营哥被搞成了官方对手,偏偏是onf啊啊啊,还偏偏是off队里李昇俊的队员啊啊啊。

正式比赛之前有个采访,大概是因为都选了got7前辈的歌,外加跳的还不错的缘故,制作组有意地让他们互飙了几句垃圾话,血气方刚的两位钢铁直男当然进了圈套。

“我觉得我比炳官厉害多了,我要是在这里,那炳官应该还离我八丈远呢。”沈宰营如是说。

“我肯定比宰营哥厉害啊,说到跳舞就是金炳官我啊。”金炳官回复道。

想到自己刚刚在采访间里夸下海口要比宰营哥先晋级,彰显自己作为年轻一代小爱豆的魅力。结果正式比起来倒是宰营哥比自己先通过的第一轮。金炳官气绝。

气鼓鼓的饼干小朋友站在候选台上看着下一组的表演,九个人站在台上,李昇俊把头发染回了标准的黑色,流海服服帖帖的待在额头上,自己却还是一眼就瞄到了他。没有别的原因,却还是没能挪开视线。

第二轮开始之前,合格的六个人按顺序排排站,金炳官站在宰营和李昇俊中间,而李昇俊另外一边站的是自家哥哥金世润。金炳官一边想着哇塞真是个好机会,可以用看世润哥这个借口偷偷瞄他诶!然后一边悄咪咪的把眼神往右转。

吊诡的是,李昇俊突然转向了自己的方向,并冲着自己眨了两下眼睛???

【求助贴:偷瞄对象突然冲我wink,我可怎么办啊!】

三十六计装x为上,金炳官立即开启虚势模式,眼神飘忽的望着远方,“哇,这背景板颜色真好看”!

……

【求助贴:偷瞄对象转身了,和跟我很亲的一个哥哥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啊!一定是我表现太好了,在问我的个人信息啊!我可怎么办啊!】


————————————————————


最终男子组只有他和李昇俊两个人晋了级,两人在沈宰营《眼鼻嘴》唱破音的怨念的目光中,并排走向了保姆车。

终于正式跟人家打了招呼,但是迫于对方高冷的表情,金炳官也没敢跟人家打开话匣子,作为保姆车里惟二的男生,听着后排几个妹子不停讨论着接下来的练习生,自己偶尔也会搭上几句话,发表一下观点,然后在穿插几个段子活跃一下气氛,这时“温柔娇弱又难以接近”的李昇俊君,就会说上几个“嗯嗯”或者轻笑几声。

哇……什么嘛……果然不是个活泼开朗的哥……感觉会和我性格很不合啊……对吧……我是开朗的对吧……啊……

金炳官感觉自己要崩溃了,之前自信过度,以为人家在和世润哥问自己的消息,所以刚刚好不容易下定决心和人家打个招呼,上来就自爆了姓名生日血型和联系电话,要不是周围还有其他人,金炳官恨不得把自己从小到大所有经历跟人家讲一遍。结果,对方只是点了点头回了一句自己的名字就没有再说话了……

我这是被嫌弃了嘛?我这是被嫌弃了吧……

做为一名钢铁直男,好不容易遇到了想要关注的人,结果是个男的,更惨的是对方好像对自己没什么兴趣……

难道是刚刚打招呼的方式不对,啊西……要是只说名字就好了……对方看起来那么温柔感觉话应该很少的样子,结果自己打个招呼而已却说了那么多话……应该只说名字的啊!还能显得高冷一点儿!

#######

录影间歇,李昇俊侧过身想拿瓶水喝,歪过头看着侧后方陷入脑内循环,如同石像一样傻坐着的金炳官,心想这孩子看着挺机灵的,怎么一直发呆呢。

所以当金炳官抬头发现李昇俊用一种“这孩子长的挺可爱,可惜是个傻子”的眼神看着自己时,

“昇俊哥你好我叫金炳官!!!!!升官的官!!!!!”

……

最怕空气突然的安静。

这下,是全车的人都用看傻子的眼神看着他了……


————————————————————


其实这篇文至少一个月之前就写完了……但是后来开别的脑洞就把它忘了……忘了……

现在发出来的原因是今晚mixnine最终赛,怕这cp变be哇,祝两个崽都能有好成绩吧(ง •̀_•́)ง

【李昇俊*金炳官】
真的没人来磕磕这对嘛;
one day mission一块儿上车;
两次连续分到同一组;
都是主舞,性格都贼乐观;
唯一的缺点就是我还没站好攻受(捂脸痛苦)
cp名大概是升官或者病菌(???)